互联网人寒冬求职记:11个月后 他终于找到了工作

2019-09-26 23:46怀化新闻网,怀化论坛,怀化民生、

  从2018年12月初筹划离职以来,陈东已经在猎头的推荐下面试了6次,获得了两个公司的offer,“还是再看看吧,我觉得还不是很满意,这两个公司太小了,没准哪天就没了”,陈东抱怨道。

  陈东是北京一名互联网公司产品经理,偏向互联网金融领域,翻开他的简历,能看到数家耳熟能详的企业,京东、乐视等等,在经历了数次跳槽后,他想重新回到大公司里,在目前的形势下,陈东认为大公司能够带给他安全感。

  当然,这可能并不容易。在面试过程中陈东已经感觉到了来自用人单位的谨慎,已经不会有用人单位会像此前那样面试后立刻就能拍板,而是会一面再面,迟迟不给回复;他甚至怀疑有的公司并不是在诚心招聘,只是借机获取一些其他公司的信息,一些面试人会问出非常细致的问题,涉及他在其他公司参与项目的详细数据。

  目前陈东已经回到了妻子的老家河北,在2018年他刚刚当上父亲,对于目前的形势,他还未感到灰心,尽管各类“寒冬”之说不断袭来,但面试这一多月,总还是能找到工作。“行业总是有高有低的,现在的情况只能以不变应万变,沉下心给自己找一个更合适的机会”,陈东说道。

  1月9日,中午一点半,在中关村一家大型购物中心的咖啡厅大厅内,一桌四人正在商谈2019年一个总额达两千万计划项目。这一行人中有一位为一家视频行业巨头提供服务,他被问到这家公司最近怎么样。

  “一年比一年难,蛋糕就这么大,是2个人吃还是几十个人吃?那个3D项目一直在亏”,被问的人回答道

  在这桌人的一旁,2名人大附中的学生正在靠窗的区域写着作业,时而小声讨论,中间区域的两排高脚凳间隔坐了几位顾客,各自沉默,盯着电脑,专心敲打字符。

  如今,在这个中国互联网、科技人才最为集中的区域,几乎所有人都能感受到温度的变化;但是,在一年之前,当文涛草率的因为“远”拒绝京东的offer,他对于外面正在悄然发生的温度变化还尚无知觉。

  文涛之前在一家传统企业新成立的电商科技部门做产品经理,在2017年底的时候文涛获知自己所在的部门在2018年年中会被撤并,原因在于电商业务已经稳定,只需要少量技术人员维护即可。

  在最初的半年时间中,文涛不紧不慢的进行着面试,也获得过包括京东在内几家巨头的offer,但是由于各种原因,文涛最终没有选择这些公司。

  2018年6月的撤并如期而至,在获得一笔“遣散费”后,文涛带了家人出去游玩了十天,然后回到北京开始进入“全职求职”的状态。

  然后,在这段时间,他渐渐发现工作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好找了,一些大公司2018年招聘人数在减少且主要集中在中高层次的人才;此外很多面试的公司面试周期都在变长,一次面试的时间也在变长:以往都是大致问一问,但是现在问的问题越来越多,面试时间越来越长,最长的一次甚至聊了两个半小时。

  32岁的谭勇在2018年10月离职,他刚刚离职的公司是一家区块链公司。2018年区块链不折不扣是一个“风口”,公司刚成立之时还是为一家巨头服务,在2018年年初区块链和数字货币逐渐升温之时,这个公司一个猛子扎入了区块链的怀抱。

  一方面是头部企业的金子招牌没有那么好用了。“前几年的时候,只要是头部企业出来的,创业公司都很愿意买单,但是现在公司都很谨慎,不会只因为求职者之前在哪工作过就决定用人,还是要看你之前的工作领域切合度,具体干的怎么样;而且还会看重一些软性的能力,比如团队合作能力,是否灵性,愿不愿意拥抱变化”,任清表示。

  另一方面,创业公司对于求职者的吸引力也在降低,眼下,一些求职者开始格外希望回归到大公司内,寻求稳定。谭勇在最近的求职过程中,基本只看已经比较稳定,已经完成融资的公司,而在此前找工作时,这并不是最重要的考量因素,“以前还是很喜欢那种和公司一起成长的感觉,有拼劲;但现在可能是因为有家庭了吧,就觉得稳定也挺好的”,谭勇说道。

版权所有@怀化新闻网,怀化论坛,怀化民生、教育门户网站